专访亦来云创始人陈榕:纠正区块链认知偏差 定义新互联网“六度空间”
核财经
2019-01-21 08:00

文︱艾特

核财经App专稿 从币圈的暴富与幻灭到亦来云的追捧与声讨,顶着一头花白头发的陈榕在币圈“火”了。

事实上,在传统世界里,陈榕并不缺少光环。他毕业于清华大学77级计算机系,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学生;1985年远赴美国伊利诺大学学习,开始钻研计算机体系结构和操作系统,后成为第一位进入微软研究院工作的华人;2000年回国创业,编写了中国第一套操作系统。2017年5、6月间,陈榕以亦来云(Elastos)创始人身份正式入场区块链,成为这个疯狂时代里并不多见的大龄创业者。

近日,核财经APP专访了陈榕,在150多分钟的时间里,每一句普通的对话却暗藏着颠覆我们一贯认知的思考与逻辑。

去年,TPS与DApp生态似乎是讨论公链的硬性指标,吵吵嚷嚷了一整年。在陈榕看来,区块链逻辑上就是一个账本,解决信任的手段是通过各个节点来验证,必然要损失效率,既要信任又要速度是行不通的。而关于DApp,他反对在公链上运行智能合约,更反对在公链上做生态。因为,区块链根本不适合跑应用,高效的互联网才是跑应用的最佳选择。

陈榕直言,用DApp做生态的说法是典型的大忽悠,公链上开发DApp是画蛇添足。

与此同时,陈榕并不赞同把区块链的底层公链与互联网的Windows系统之间划等号。其实,著名的几条公链相当于区块链世界的底层基础设施。也有一些比较创新的公链项目只是针对特定应用领域,适当增强效率,适当降低信任。

在他的视野里,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的一部分,其使命是为价值互联网赋能。亦来云建立的“新互联网”定义了“区块链+互联网”的六度空间,即ID、稀缺、共识、Token、去App媒体播放中介、去运营中介。

在这个寒冬里,核财经APP看到,区块链领域的创业似乎成了惨败的重灾区,项目方跑路、代币归零的消息不绝于耳。陈榕援引Plan 9操作系统创始人Rob Pike的文章结论,认为今天的区块链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窗口,但不同于PC时代,英雄少年在战术上灵光一现即可建立新型价值互联网的概率极小。因为20多岁的年轻人在经验积累与调动资源的能力尚浅,不足以完成一个庞大的工程。

厘清公链认知的误区

核财经:有人说,底层公链就像是区块链中的Windows系统,您认为是这样吗?底层公链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在过去一年里,新生了很多公链,您是怎么看待这些公链的?

陈榕:我不赞同把区块链的底层公链与互联网的Windows系统之间划等号。其实,底层公链相当于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它应该充当研发的角色,属于公益型研发。所以,它不应该去忽悠割韭菜。

同时,市场上没有那么多机会给公链。如果没有流量,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认为公链的数量会减少。现在,除了比特币、以太坊、EOS等影响力大的公链外,国内有几个比较突出公链项目也还在做。那么,说到公链大家会想到操作系统,需要明确的是,操作系统会有几百个吗?我认为,运行App或者DApp的主流操作系统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所谓物竞天择,就看谁能胜出了。

核财经:提起公链,就不得不说TPS和DApp。目前,TPS与DApp是业内用于讨论公链优劣的重要指标,您曾表达了不同观点,说说您的看法。

陈榕:在众多媒体报道中主流公链的网络拥堵是当前区块链发展的一大瓶颈,TPS似乎已经成为了衡量一条公链是否优越的一个硬性标准。而我认为,追求TPS是伪命题。

区块链逻辑上就是一个账本,不管是一个人记还是五千人记都是一个账本,只是五千人记的账本可信度更高。所以,区块链是用来解决信任问题的,而解决信任问题的手段是通过各个节点的共同验证来实现的。因此,既要损失效率实现信任,又想要运行速度快,这明显自相矛盾,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

我觉得用DApp做生态的说法是典型的大忽悠,公链上开发DApp是画蛇添足。

我认为,区块链上直接跑的程序不是DApp,而是系统的可编程程序。这就如同鼠标、硬盘、声卡能跑程序一样。需要强调的是,应用是用户直接看得见摸得到的程序,这是计算机常识,区块链领域的人好像忘记了。

所以,区块链真正要做的是信任,而建立信任其实是以速度、效率为代价的,所以区块链本身不能跑应用,高效的互联网才是跑应用的最佳选择。

核财经:如您所说,让我想到当前区块链技术存在的“不可能三角”,即无法同时达到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安全。比特币、以太坊、EOS等都分别暴露出了这一问题。您是如何思考的?亦来云项目做了哪些取舍?

陈榕:首先,这个问题在狭义上讲是有道理的,在广义上来说是不正确的。其次,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的一部分,中文叫赋能,英文叫做“Enable”。区块链使价值互联网成为可能,但是区块链本身不是价值互联网。我们看到的互联网能传电影、传声音、传短信等等,但是,这些在区块链上做不了,区块链只能记账。

我们亦来云是一个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项目,主要是由传递价值的虚拟机、去中心的运营商和区块链三部分组成的。只用区块链来解决ID的产生问题,以此来解决数字资产的稀缺技术问题。我把亦来云建立的“新互联网”定义为“区块链+互联网”的六度空间,即ID、稀缺、共识、Token、去播放器中介、去运营中介。

炒币社区难言价值投资

核财经:在这个寒冬里,区块链领域的创业似乎成了惨败的重灾区,项目方跑路、代币归零的消息不绝于耳。亦来云也未能幸免,您个人也被无限放大。那么,您认为造成如此快速下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陈榕:币价快速下跌很大程度上与一年前的快速上涨有关,市场上有很多Token,但真正有技术含量或者有流量的其实并不多。比特币从2009年上线到2012年,市场的刚需才逐步被人发现,于是,在2013年迎来了第一次的浪潮。后来,以太坊成为项目方的融资渠道,导致了一些刚需。这些其实都是基于大量流量的结果,也就是要有人用。

所谓做链,其实就得做社区,行话叫培养韭菜。这类似于传销,如果不能培养更多的韭菜接盘,资金链会迅速垮塌,项目将难以为继。

核财经:具体来说,ELA的暴跌与争议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您是怎么应对的?

陈榕:ELA的暴跌和争议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还没做出来,需要这两年把它做出来。我们认为,搭出网才能体现价值,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投资者应该是价值投资。长远来讲,大家应该能得到回报,这个我们是相信的。第二,投我们的人主要仍来自于炒币社区,而炒币社区大量的项目落不了地,加之熊市里人的贪婪与恐惧较量中,恐惧占了上风,所以跌的有点惨。

寒冬来了,很多区块链项目代币下跌也正常,因为之前大家高估了区块链的作用,出现了一些泡沫。至于币价,我基本不看,眼不见心不烦。重要的是,我们的工程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所以我觉得亦来云能够度过寒冬。

核财经:业内有这样一种声音,认为DApp爆发能带领大家走出熊市。在您看来,是这样吗?

陈榕:区块链底层技术还在完善和进化,区块链落地才刚刚开始。需要说明的是,互联网其实是做应用、跑应用的,区块链本身其实是不能跑应用的。互联网是全世界人共同访问的一个平台,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信任。区块链最大的优势是信任,所以区块链与互联网的结合,能够让互联网可信任。我一直在做操作系统,而操作系统本身只管安全和秩序,不管DApp本身怎么做。

故宫的交泰殿是皇帝放印玺的地方,匾额上写的是“无为”。无为的意思就是说,坐天下就不要瞎掺和商业的事。像我做操作系统,做一个开源、开放、社区化运作的网络智能经济,没有藏着掖着的利益,因为区块链百分之百开源,虚拟机百分之百开源。

少年创业者极为不易

核财经:您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程序员,在美国先后参加过多媒体软件、操作系统、IE3、等的开发工作,2000年回国以来,一心创业做操作系统,这些经历对您入场区块链有哪些影响和助益?

陈榕:其实回来就想做一件事,就叫“网络操作系统”。从我1985年春天进入美国伊利诺大学学习到2000年从微软回国的15年里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叫“计算不上网,上网不计算”。操作系统是不管上网的,操作系统只提供一个网络端口,英文叫做“Socket”,如果让计算上网就不可能有网络安全,这跟杀毒软件、防火墙都没关系。

而互联网发展至今,许多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比如说,伪造身份、骗子网站、中间人攻击等, 这些问题从网络设计之初就一直存在。另外,今天的互联网上其实是没有个人资产的,Google拥有一堆资产、YouTube拥有一堆资产、微软拥有一堆资产等等,他们是领主,资产都是他们的,我们都是为他们打工的。

然而,当区块链技术出现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一切将可能会被改变。如果利用区块链技术生成ID,由于是遵循数学原理、完全由计算机代码构成,通过去中心化系统对外发布,该ID将具有绝对唯一且极难被篡改的特质,这种设想和多年前Internet的思路如出一辙。在2017年5、6月份入场区块链,我希望运用区块链技术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把互联网智能经济推进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核财经:从一个久经沙场的创业者来看,您认为区块链创业者应具备哪些特质或品质?

陈榕:什么样的人是合格的区块链创业者,并不太好回答,但我想告诉大家这样一则故事:两个人相约到森林里打猎,每人拿着一杆猎枪并配有三颗子弹,当遇到一只黑熊后,两人都瞄准黑熊射击。黑熊中弹了,不过并没有被打死,而子弹也打光了。这时,黑熊向他们扑了过来,有一个人抬脚就跑,另一个人拔出了刀子……其实,两个人都是认真地去打猎,都不是骗子。创业,就是做一件事情、完成一个目标,拔出刀拼命的人一定是创业者,抬脚就跑的一定是职业经理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这让我想起回国刚开始创业的那段日子。当时,只想做一套操作系统,并坚信自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不料却三次陷入资金危机,为此换过三次股东。最困难的时候,我卖掉了祖宅给员工发工资。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我也没觉得我有创业特质,但一路走来,我从没退却。

核财经:区块链创业者群体趋年轻化,尤以90后居多,甚至出现了00后,对于这些年轻的创业者,您有那些建议或者忠告?

陈榕:现在区块链领域的人太年轻了,很多人对互联网都不了解,就直接做区块链项目了。其实,互联网时代与区块链时代的创业有所不同。比如说,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埃里克·施密斯都是1955年前后出生的,20年后的1975年左右,正好赶上PC大爆发的时代。在那个创业的黄金期,成年人看不上PC机,认为那就是玩具,要做就做大型机。所以,卖散件组装撺机的都是年轻人,结果突然PC产业爆发,那一批人便成了幸运儿。

Plan 9操作系统的创始人Rob Pike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其缘由是他的团队从1970年研发Unix,到1985年完成,花了15年时间,获得了成功。而1985年后,他们想再做一个操作系统,即Plan9(第9号计划)。从1985年做到2000年,又过了15年,结果惨败。同一支团队,1970年到1985年的15年里做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划时代的产品,从1985年到2000年的这15年里做了一个最烂的产品。最后散伙的时候写了篇文章,该文的结论说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即2000年以后,不管是操作系统,还是巨型机,都不可能再由一个大学的实验室完成了,更不可能由20多岁的人来完成。因为,他们在经验积累与调动资源的能力尚浅,更调配不了这么多钱。

今天的区块链风口,我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机会,但不同于PC时代,英雄少年在战术上灵光一现即可成功的概率极小,因为,这是一个网络操作系统,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文来源: 核财经
声明:核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核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核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推荐
世界青商大会粤港澳大湾区峰会筹备会暨简播TDR(深圳)发布会
2019-04-25 10:37·森脉溯源
打开APP阅读
行情分析:增量资金没到位 大盘承压严重
2019-04-25 10:27·哈希派
打开APP阅读
王团长日记529篇:本来持仓可以冲破150万的
2019-04-25 09:58·王团长区块链日记
打开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