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场子 币圈的江湖
核财经
2019-03-04 08:00

文︱主笔 Vincent

核财经APP深核独家报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两个月就赚了100多万,谁都很难淡定!”如果再回到从前,张宇认为,在“财富自由之路”的指引下,所有一切还会重演。

张宇,渭南人,1992年生,曾供职于某公链。父亲在镇小学当老师,母亲在家务农。按当地来说,绝对算得上小康家庭。

起初,他只投了1万元,两周竟然翻了三倍多。“暴利刺激下,只会嗷嗷往前冲。”于是,张宇又追加了2万,一周后又翻了一倍多。

他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随后,张宇不停地加注,除“All in”所有积蓄外,还透支信用卡,决心干一票大的……

几日前,在陕西老乡的小面馆里,两碗臊子面、几瓶啤酒,笔者与张宇吃了这顿告别餐。回首一年多的烽火岁月,这位Web前端开发工程师略带酸涩的说道,“我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从零起步到百万身家,再回到一无所有,这个技术直男无疑是本轮熊市的“炮灰”。其实,类似经历的人还有很多。

“痛定思痛,币圈的基础规范还没有建立起来,各怀私心的人却都在讲一个共同的梦想。而区块链技术仍需要时间成长,利益面前杀鸡取卵的做法终会得不偿失。”折戟之后,如张宇这般因炒币扰乱了心神、不安于扎根技术的人似乎都在“变”。

泡沫阴云下的从业者

从小品学兼优的张宇,2014年毕业于一所211名校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并以应届生的身份成功入职知名互联网公司。

2017年底,进入区块链行业前,张宇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男。

三年多时间里,他对技术钻研到了痴迷的程度。“我习惯了凭着一股子犟劲儿,‘死磕’难题。”为此,虽然他年龄不大,但在技术方面是把好手。

“我从没炒过股票,更没炒过币,进入区块链缘起于一位师兄拉我入伙,共同开发一条公链项目。”这是张宇与区块链的初次交集。他隐约觉得,区块链技术未来会有非常大的社会价值,所以毫不犹豫地完成了入场区块链行业的纵身一跃。

然而,入职没几天,就被身边的同事带歪了。“工作间隙,大家都在热议投资某某币种获取数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收益的故事。”这令张宇心思萌动。

时间拨回到2018年初,一切早在币圈狂热之时便埋下种子。

张宇认为,有两件事情彻底点燃了一众同事的热情。其一,2018年1月9日,徐小平在名为“真格投资组合CEO”的500人微信群里称,“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并呼吁所有CEO对区块链革命不要怀疑、不要迟疑,一时间,该截图满天飞,流传甚广;其二,当属2018年春节搅动整个互联网圈和投资圈的三点钟社群,几乎所有币圈大佬都这里畅想着加密数字货币的美好未来。

“就像进了传销窝,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不可抑止的欣喜之色。”在他看来,进区块链公司即入场币圈,可谓“入行即进圈”。相对于行业之外的人,区块链从业者根本不用培养,过不了多久就会变身韭菜,而且“不怨相逢惟恨晚”。

普通从业者如此,老板亦不能幸免。上海一家区块链技术咨询公司CEO吴海阳向核财经APP表示,除公司业务所获加密数字货币外,自己还偷偷地卖掉了房炒币。如此倾家荡产者,绝非个例。

无疆科技CEO陈鸿道对此深表认同。

“中国人对投机非常敏感,很多人完全是跟风,而且一旦上了社群经济的船,就会做一夜暴富的美梦。”据他分析,这其中还有三类“帮凶”,一是所谓的币圈大佬,其“布道”给韭菜们一个美好的心理预期,被奉为神一样的存在;二是很多微信群、公众号、自媒体平台等的持续晒仓和发布利好消息,使得大量懵懂的吃瓜群众瞬间心动;三是项目方小道消息满天飞,形成了韭菜们的强大黏性。

张宇向核财经APP透露,他亲历一个兄弟项目上交易所后,交易员、PR和自媒体联动,该拉涨时拉涨,该砸盘时砸盘,而无知的韭菜们蜂拥而入,其场面蔚为壮观。

欲望的枷锁与隐痛

币市的天凉了,韭菜们却浑然不知。

2018年6月初,币市已急转直下,张宇却天真的以为新一轮上涨就在眼前。“当时,EOS主网上线在即,FCoin一炮打响后一路狂奔。”他振振有词地说,“关注了它们很久,一直不敢下手,后悔的我都快拍肿大腿了。”

也就在那时,张宇决定不再观望。

“在投机这个问题上,从来都是欲壑难填。”他说,“小道消息在同事间频传,让人心里直痒痒,我决心干一票大的。”

据他介绍,除“All in”所有积蓄外,他还透支了信用卡,并以约14USDT的价位重仓EOS,约1USDT的价位重仓了FT。一顿操作后,张宇幻想着“在京购房首付款在望,阶层进阶近在咫尺”之类的美事,兴奋了好几天。

接下来的故事币圈人都知道,以张宇买入价格计,在EOS上损失超七成;FT则更惨,自6月中旬从1.25USDT高位坠落后,已于去年8月跌破开盘价。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被跌红了眼的张宇,多次请假躲在租住的屋子里进行“头脑风暴”,苦思冥想捞本的办法。

最终,他把目标瞄向了“私募”。

“2018下半年开始,VC银根收紧,Token Fund自身难保,很多项目方把手伸向了散户。”新加坡区块链生态资深研究者吴波对此深有感触。张宇认为,私募额度就等于真金白银,这是通往自我救赎的唯一道路。

“币圈当时玩得很疯狂。”吴海阳透露,一个项目启动后,基石份额通常是ICO价格的二至三折。基石份额分完后,私募价格在ICO价格的五至七折,这一阶段会吸收一些外围投资者。

按此来讲,张宇的做法似乎还算妥当。

可惜事与愿违。“在私募代投里,锁定期往往是‘君子之约’,有一些人不按规矩办事,在金钱与利益面前诱惑下,良心变得无足轻重。”吴波说。

才下贼船 ,又入狼窝。至今,张宇所投项目仍未能如期兑付,谈至此他不由得叹了一声气,“举目望苍天,两眼茫然。”

“相比之下,周围同事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他无奈地摇摇头,点出了这个行业里的真实模样。

“人一旦被利欲熏心,一定会干出格的事。”陈鸿道从投资人到项目方,转换角色的同时,言语之间颇有几分人生哲学的味道。

他认为,人类经济发展到今天,靠的不是伟大的国家治理和社会梦想,而是靠着每个个体发财的欲望。从某种意义上说,币圈的财富效应也有两面性,一方面是驱动区块链发展的重要力量;另一方面使整个行业的从业者和创业者陷入浮躁,安心做项目和技术的少之又少。

吴海阳坦言,币市与股市一样,也遵循一赢两平七亏定律,实现财务自由是极小的小概率事件。

“在交易市场中,项目方一般会拉高币价引散户跟进后卖掉。也就是‘拉高、压盘、吸筹、收割’这一套操作手法。”他认为,庄家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套利,散户能赚钱的仍只是少数人。

能在币圈红利期暴富,也就能在退潮期一无所有。张宇美梦的幻灭,便是一个例证。

该走向落地应用了

去年年底,一大批区块链公司不是倒闭就是裁员,张宇内心备受煎熬。

与此同时,“区块链”三个字的声势似乎也弱了许多。百度搜索指数显示,“区块链”在2018年1月11日搜索热度高达10.1万,此后遭遇断崖式下跌,2019年3月2日搜索热度已降至0.3万。

辞狗迎猪的新春佳节,张宇的心里填满了币圈投资失败、工作单位大幅裁员等一大堆“糟心”事,早早的逃回了北京。

“开年上班的那几天,面对一个个血亏的同事,我的内心无比挣扎。”张宇一边说着一边细数着解套无望的币种。而据狮子社群联合创始人于蔓判断,今年币市小波反弹会有,但一年看空、三年看好。张宇无奈又无助地表示,已经看开了。

不过,今时已不同往日,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行业似乎有了转好的迹象。

张宇敏锐地观察到,早在2018年12月,纳斯达克风投投资ErisX交易所;李嘉诚创立的香港风险投资公司(Horizo ns Ventures)投资了Bakkt交易所。“传统风险投资机构入场,正向的促进作用应该会逐渐收效。”他向核财经APP娓娓道来。

其实,长期跟踪、研究新经济领域前沿动态的链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明镜在半年前就判断道,“币圈的寒冬,很可能是传统风险投资机构的春天。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风险投资机构,应当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

另外,今年情人节那天,摩根大通宣布发行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JPM Coin。诚如马云所言,“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跨境汇款是过去半年他最关心的项目之一。区块链不应该是一夜暴富的技术,而应该解决社会问题。”

近日,据《纽约时报》报道,Facebook正在开展一项加密货币项目,计划将加密支付整合到自己的通讯服务中。张宇说,“主流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巨头走向应用阶段,对加速区块链落地帮助很大。”

实际上,正是因为落实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号角与区块链试验田在西安开花的感召下,他才下定决心回去的。

经此一役,张宇希望币圈的狂热与泡沫终能散去。“我觉得最终胜出的,一定是那些用技术为社会创造应用价值的公司。所以,只有沉下心来去打磨技术、打造产品才是创业者与从业者的应有姿态。”虽然,同样是愿景,但他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走出小馆,头发散乱、胡子拉茬的他略显颓废。笔者随口一句,“看你这个熊样,捯饬捯饬再回家。”

张宇乐了,向我摆摆手,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宇、吴海阳、吴波为化名)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文来源: 核财经
声明:核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核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核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推荐
BTC多重利好 短线指标继续看涨 年内新高指日可待!
2019-06-20 15:54·禅币
打开APP阅读
陈晓华:5G是数字经济管道 区块链未来要解决企业融资难题
2019-06-20 15:53·链塔智库
打开APP阅读
被Facebook威胁的国家已经吓尿 静待援军入场
2019-06-20 14:45·数字货币趋势狂人
打开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