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曝加密矿业投资陷阱“三重门”:坑你没商量
链得得
2019-03-25 08:05

“低调”或许是很多人眼中,对“加密矿圈”最初的印象。加密货币矿业从业者鲜有公开露面。相对区块链“币圈”和“链圈”风生水起的话题引导力,矿圈真实的状态及运作手法在市场灰度中,显得尤为神秘。

“矿圈的产业链和盈利模式是最清楚的。” 矿海学院CEO王孝一向链得得表示,“简单、明了、怎样盈利用一个计算器就说的清楚。”

转眼4月份, 又一个丰水期将至,作为挖矿主要成本的电力将下降,矿圈都在加紧准备着捕捉这个“春天”。

“年化30%。丰水期半年回本。”是很多宣传矿业投资的标语。按照规律,丰水期又将有大量新晋矿业投资人入场。与此同时,骗局和套局也将集中出现。在资深矿主的经验里,“春天”想真正赚到钱绝非易事。

第一门: 矿机购买诈骗门,矿工散户的天坑

“我听说挖比特币现在仍然挺赚钱。”某区块链公司销售经理张涛向链得得谈及自己的担忧,提及新矿机的价格依旧偏高,二手矿机又求路无门,甚至有很多不怀好意的骗子在其中嗷嗷待哺。

据链得得了解,矿业新投资人入场一般分为两类。一是选择规模投资,购买百台千台以上的矿机,并与矿场达成合作协议,很多大矿场还提供矿机销售服务。一般的矿场接受托管的矿机数量至少为100台以上,即使是二手矿机价格也在10万元左右,加上电费(托管费)则更多。以蚂蚁S9-13.5T矿机为:一天约耗电32.4度。假定电费0.4元一度,一天为13元。100台矿机一年需消耗为46万元左右,一年的总成本约为56万元。 对于普通人来讲,不是笔小投资。

二是蜻蜓点水,先浅尝试水。相比于以上的投资者,更多想入场挖矿生意,而资金不充裕的投资者可能会选择先购买几台矿机投石问路。试过之后就会发现,矿机购买的“水”实在太深。

散户购买矿机主要通过网购。除各品牌的官方网站外,很多散户是在各论坛、贴吧看到有关矿机的销售广告后,添加其微信或QQ,直接在这些社交平台上通过转账的方式购买矿机。这样的方式显然难以获得交易保障。“收钱后拉黑投资者、二手矿机以次充好、矿机偷梁换柱、贴牌假冒、无售后”等问题普遍存在于矿机购买的过程中。

“很多矿机外观都差不多,要拆开看才能区分。还有一些二手贩子把六成新的矿机当成9成新卖,以此迷惑小白用户。目前缺乏全行业认可和官方认可的矿机经销商。”王孝一告诉链得得,“区块链行业的强监管的焦点在于发币,但是生态链(包括矿业)的监管很弱。”

散户翟忠桩在2月24日通过微信沟通银行卡打款的方式订购了一台A9矿机,却只收到了一台E9i。这两台矿机差价达7000元。翟忠与卖方陆杨协商退款无果,只得在网络上曝光对方的公司和个人信息。

2017、2018年牛市冲天的时候,矿机购买过程中的“骗子”更加猖獗。据圈内人普遍回忆,当时比特大陆、蚂蚁等矿机供不应求,市场疯狂抢购,催生出了很多代买矿机的“黄牛”。这些矿机购买中介不仅加价矿机,官网售价3万多元的矿机一度炒到13万有余。甚至许多黄牛手里根本没有足够的存货,就将一批矿机同时卖几批人。2017年的“淮南诈骗案”就以此为情节,涉案金额过亿。

“现在市场不好,人们对于矿机的需求也减少了,直接在官网上买就行了。有一些人宣称自己手中有官方发的“优惠券”,不少人为了购买到价格更优惠的矿机还是会去找这些中介,并因此面临受骗的风险。”王孝一对链得得说。

第二门: 矿场违规门,“合规的矿场不好找。”

矿业投资者购买了矿机后,下一步就要考虑在哪里启动它们。因为矿机运行需要耗费大量的电且各地电费差异大,矿业投资人需要选择一个电费相对较低的地方建矿场以确保盈利。不是所有投资人都有资金和精力去建立属于自己的矿场,大多数客户会选择以签订托管协议的方式与矿场进行合作。

建矿场需要考虑用电、基建以及运维等多个维度的问题,所以很多投资者将自己的矿机托管在合作的矿场中,并按期交纳一定的电费和托管费,如果是通过中介找到的矿场还需要定期交纳中介费。

“这其中就有很多坑了。”王孝一感慨道。

“在选择矿场时,不仅要看电价,还要查看矿场是否与官方签订了受法律保护的用电合同,有没有用电资质。如果电不合规,矿场就时刻面临着被叫停的危险,一旦被叫停,投资人的利益必然受到损害。”

不仅是电,更大的潜在风险在于,很多矿场本身就“不合规”。据链得得了解,包括新疆、内蒙的鄂尔多斯、乌海、包头等一度众矿聚集的地区都已经发出相关通知,清退虚拟货币矿场。

以新疆为例,由于电价和地价低廉,很多人选择在此购买或建立矿场。早在2017年7月,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委员会就发布了《关于审慎支持比特币“挖矿”企业的通知》。《通知》中指出,比特币挖矿企业除了消耗大量电力外,对本地社会经济发展基本没有贡献(包括税收)。在时隔一年的2018年7月,新疆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又发布了《关于清退违规用电“挖矿”企业的通知》。

矿业投资人天雨,曾在新疆伊犁购买了一个矿场,原矿场主已经签订了用电协议并注册了公司。在天雨提供的材料中,有一份新疆兵团国家级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兵团分区管理委员会下发的关停通知。《通知》中写道,“根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虚拟货币“挖矿”产业属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项目打着“云计算”产业的名义非法生产经营,实为“挖矿”企业。”

天雨称自己与原矿厂主签订的合同上规定,如果电价上涨或是矿场关停,原矿场主需要返还其购买款。对方未能履约,引发纠纷。正如许多强监管的新兴领域一样,各地区对于“挖矿”企业的态度和相关政策直接决定着矿场的存亡。

“现行法律没有对虚拟货币矿场的经营有具体规定,但是有的地区出台了政策。”链法律师郭亚涛告诉链得得,“ 伪金融创新也只是官方的一个说法,各个地区的政策不一样,都是不确定因素。”

 如今,为了在灰度中生存,很多挖矿公司都以“云计算”为名挂起招牌。

“挖矿与云计算并不冲突,随着5G的到来,我很看好算力产业。” 被问到矿场的投资人如何规避此类风险时,王孝一表示,“没办法,尽量选择合规的线路吧,可以选一些真正有算力产业的矿场。”

 第三门:托管中介扯皮门,“你的事和我没关系”

矿机托管在矿圈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多数人都会选择托管矿机,省时省心。

刚入场的矿工怎样找矿场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人只看到矿业的收益不错,可初来乍到无从入门,只能“急病乱投医”。这种信息极度不对称的局面。往往首先容易遇到的不是矿场主而是“中介”。

“中介”存在于各行各业中,主要凭借信息和人脉缺口提供相关服务,连接资源获利。在虚拟货币挖矿产业链中,中介有时只负责帮助矿场主找客户,帮助有需求的投资者找到矿场托管,收取中介费;也有的时候中介直接与客户签订托管合同,从中赚取电费差价,并向客户按期索要中介费。这种情况下,由于电和矿场都不在中介手中,风险极大。

如果矿场因为电费等问题停止运作,而投资人并没有和矿场签订任何合同,仅靠与中介签订的双边合约,客户对矿场维权将会面临极大困难。这样的悲剧就曾发生在,被矿场非法占有矿机的“久仁科技”公司身上。“久仁科技” 托管在矿场的矿机停运,因为该公司与中介签订而非与矿场主签订托管合同,在该公司事发之后向矿场主索要机器时,当事矿场(正众帮)称自己与投资客户(久仁科技)无任何合作关系。

“遇到这种情况,投资人可以起诉中介,但其中的困难就不得而知了。”链法律师郭亚涛对此分析,可能矿场主会撒谎自己不认识中介,可能中介会推脱责任,如果无法调和,这些都需要到法院上说了。

“各种不靠谱中介的存在,以及由于中介的存在而引发的各种扯皮事件,说到底还是因为矿圈的各种信息不透明,资源相对闭塞。”王孝一对链得得道出从业者的无奈。

加密矿业,这个走在增信、确权、可追溯、分布式记账、加密算法等前沿区块链应用中最基层的贡献者、实现者,却尴尬地缺失着它本应追逐的首要原则——信息和数据的可信。

在一个崇尚去中心、分布式和社区自治自律的新兴空间里,投机和逐利底线也间歇性的处于失控状态。影响商业效率的首因从不是中心化,而是规则的缺失与失语。以矿业为例,商业和实体应用的价值前提,还在呼唤一个科学监管框架的落定与公共商誉信用数据库的构建。

“信息透明了整个生态才会好。”是矿圈最现实的感叹。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文来源: 链得得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相关推荐
徐明星最新讲话速录稿流出(5000字完整版) 他在坚持什么?
2019-04-25 18:33·Wely
打开APP阅读
链英会|云里雾里 浪里看花;主流币翻云覆雨
2019-04-25 18:19·链英会
打开APP阅读
名家精句:币圈的未来在你手里攥着
2019-04-25 17:34·陈楚初
打开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