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约凶猛 这其实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31QU
2019-06-11 21:16

“我在瀑布前5分钟,开了个10比特币的100倍杠杆空单”。

“今早大概又开了600比特币的空”。

“玩玩”。

这是比特易创始人惠轶在比特易500人群里说的三句话。这也是网友猜测惠轶自杀身亡的导火索。

期货合约、永续合约、20倍杠杆、100倍杠杆,在加密货币24小时无休止战场里,它们能让玩家感受一夜暴富的极乐,也能反手将他们推入倾家荡产的深渊。

合约凶猛 

2019年6月5日,惠轶被传自杀身亡,年仅42岁。

微博上有网友爆料,比特易跑路了,“1个月前办公室就没人了”,而这1个月内,惠轶爆仓2000 BTC,折合人民币超过1亿。

有消息称,此次惠轶被爆仓的BTC来自于比特易客户。随着惠轶在微信群中“开了600btc的空”的聊天记录传出,有人猜测,惠轶自杀的原因就在于这一个亿的爆仓。

惠轶,这位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长江商学院第27期的高材生,被他的曾经的同事称赞“头脑清澈,思维通透”。

在创办比特易之前,惠轶还曾担任IBM中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以及微软高级产品经理。

从微软离职后,惠轶在2008年创办了北京途拓科技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15年创办P2P平台神仙有财,任CEO。

这是一个一直和钱走的很近的人。

2017年,惠轶创办有币圈“同花顺”之称的比特易。作为一个专职于加密货币市场分析的项目,比特易一直在对市场上的主流加密货币走向予以关注。

2018年4月,比特易宣布在近期获得软银中国资本、蓝驰创投的A轮战略投资。但该消息得到软银官方的否认。

同一年,比特易推出数款比特币合约产品。而合约,是这场悲剧的引线。

从流转出的微信群对话可以发现,在5月13日,惠轶预测,比特币期货的价格已经到顶,接下来会跌回8000的8折、7300的9折左右,即6400~6570美金之间。

5月31日上午10点55分,惠轶预测,“要瀑布了,1个小时内,今天看到7000”。

8分钟后,他又把这个数字调低了一点:5000美金,并自信满满的说,“8400的时候主力开了140万张空单,全市场不过 300 多万张。”这位久经战场的合约大佬表示,“上9000那一下就是上去杀一下空而已,先连跌5天吧”。

更重要的是,惠轶表示,他得知比特币在8400美元时,有主力开了140万张的空单。

有了上述论据,惠轶在社群里表示,他已经接连在OKEx上开了20倍永续合约的空单以及10倍季度合约的空单,然后又继续开出了100倍的空单。

如果按照惠轶预想的走势,比特币会在之后回调。但比特币在回调之前,半小时内突然涨上9000美元,惠轶10倍、20倍以及100倍合约接连被爆。

惠轶就此一败涂地。

 一位合约玩家的自述 

“有问题。”某币圈从业者李丰茂(化名)对31QU说,“合约不是这么玩的。”

合约,又称期货合约,指由期货交易所统一制定的、规定在将来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和质量商品的标准化合约,简单来说就是做未来的生意。

打个比方,对于开了多单的用户,开仓之后比特币涨了,用户就赚钱,比特币跌了,用户就亏钱。相反,对于开了空单的用户,开仓后比特币涨了,用户亏钱,比特币跌了,则用户赚钱。

李丰茂表示:“通常玩法是,在合约基础上再加上杠杆,譬如100块钱开10倍杠杆,赌赢了就是1000块钱回报,输了则是100块的本金血本无归。”

“其实惠轶猜的没错。”李丰茂同时表示,如果操作属实的话,他是倒在了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里,“当时很多人都预感到比特币此次上涨已经出现疲态,难以为继。”

“我是昨天凌晨看到这个消息的,说实话,我一夜没睡。”李丰茂告诉31QU,他也是一个资深合约玩家。

“在币圈工作,每个人都有各自赚钱的方式,有的凭高额的工资,有的发币割韭菜”,李丰茂说,“我靠合约杠杆。”

“我工资没多少钱,但我有信用卡呀,我把好几张信用卡全部套现,然后做了合约。”李丰茂神神秘秘的告诉31QU,“不瞒你说,我好几次差点财富自由,差点。”

受同事蛊惑(李丰茂原话),李丰茂接触了杠杆的玩法,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深夜给自己定几个闹钟。

“因为玩合约,最重要的就是盯币价,但晚上往往不注意,就很容易爆仓,所以我晚上也不敢睡觉。”

和惠轶一样,李丰茂也曾成功预料到过加密货币的走向。

“就前几天的事儿,EOS发布一周年,要开会,BM也说会在大会上释放利好消息。”李丰茂不无惋惜的说。

“按照往年惯例,大会前的EOS是会涨的。但是大会开始后,EOS会跌。”李丰茂说,“于是我就把所有的币全买成了EOS,然后从我女朋友那儿借了点钱,前前后后30万左右,重仓并且开了20倍杠杆的多单。”

北京时间6月2日早7点,EOS一周年发布会如期举行。

“我为了能在大会前终止合约,打算一晚上不睡觉,谁知道凌晨6点半的时候,我睡着了。结果7点一到,EOS下跌,我爆仓了。”

合约爆仓,30万付诸东流。

然而,对于惠轶的遭遇,在感慨唏嘘之余,也有部分网友提出了质疑。

“惠轶是怎么在OKEx上开了100倍合约还有几万张票的?目前很多交易所都有风控系统,基本上,很多交易所都不会允许用户这么做的。

加密货币世界合约的火热 

自今年年初以来,先是IEO搅弄风云,再是莱特币减半引领上涨,最终,在比特币价格攀上7000美金后,币圈玩家们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新的加密货币周期开启了。

币圈迎接新牛市的礼物,就是杠杆、合约以及各种围绕炒币的金融衍生品。

有数据显示,自2017年12月以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比特币期货合约的日交易量增加了220%,与之相反,自2018年初以来,比特币市场交易量下降了80%以上。

据The Block消息,今年5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比特币期货交易量和未平仓量均创新高,当月日均成交量超过13,600份(约5.15亿美元),较4月份增长36%,同比增幅超过250%。未平仓合约数量也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602份,较去年5月增长80%。

今年2月,CME比特币期货连续创下单日交易量新纪录,2019年第1季度交易量同比增长40%,成为自CME于2017年底推出比特币期货以来,季度交易量最高的一个季度。而在今年5月中旬,CM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量达到了13亿美元的峰值。

6月3日,CME比特币期货合约的未平仓合约创下历史新高,这说明,期货交易活动在急剧上升。

目前,币圈主流的合约产品有两种,一种是期货合约,一种是更细分的永续合约。

永续合约,由BitMEX发明的一种期货合同,和一般期货合约不同在于,永续合约每隔几小时就会结算一次,永续合约没有交割日,只要合约不爆仓,用户可以一直持有。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交易所开始将目光锁定永续合约。因为对交易所来说,推出期货合约,特别是永续合约,意味着更大的流量和赢利点。

来看几个案例就知道人们对于加密货币合约的需求有多疯狂。

在收购期货初创公司Crypto Facilities后,加密交易所Kraken开始为用户提供多种加密货币的永续合同。产品上线后的短短五天内,Kraken的交易量达到10亿美元,增幅达565%。

作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BitMEX以永续合约的形式为用户提供高达100倍杠杆做多或做空比特币,而以太坊的杠杆率高达50倍,5月份BitMEX日交易量达100亿美元。

目前OKEx和BitMEX是全球加密货币永续合约业务最大的两家交易所,今年3月,两家交易所每日处理的衍生品交易额逾 21 亿美元。

而市值最大的加密交易所币安,也正在筹建永续合约交易平台,目前正在内测中,预计不久将会正式推出。

据非小号数据显示,在2018年10月之前,交易量排名前十的交易中只有两家开设了期货交易——BitMEX 以及OKEx,并且只有BitMEX开设了永续合约。去年10月之后,包括OKEx在内的 11 家交易所陆续开通了永续合约,最高可以提供百倍杠杆。

还有一系列推出期货合约的交易所,包括Bit-Z开启的杠杆交易产品,今年3月抹茶MXC上线的永续合约,4月BHEX针对期权业务上线了无爆仓风险的高杠杆交易,以USDT作为入金渠道交易期货的BFX.NU,专注于做加密货币永续合约的BBX,以及即将于9月初正式上线的FCoin合约交易平台FMex等。

想要逐鹿期货合约市场的,还有备受期待的传统金融机构。

洲际交易所集团(ICE)旗下的Bakkt将于今年夏天测试其比特币期货合约,虽然一再延期,但由于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 “密切合作”而备受期待,因为有传统金融机构背书和合规的加持,有可能会加强大型机构对数字资产的采用。

另一家备受期待即将进军加密期货市场的“正规军”则是ErisX,由TD Ameritrade,DRW和富达支持,将在2019年下半年增加期货合约,正在等待监管部门批准。

至于为什么交易所选择纷纷开通合约,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对Odaily星球日报表示,“当市场波动性不是特别大的时候,用户交易频次就会降低,如果你开通一个高杠杆的交易产品,就会将市场波动性放大到和杠杆等比的倍数。”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对于币圈玩家而言,合约是“以小博大”紧张刺激的游戏,加密货币合约在一个灰色领域,将人类“赌”天性释放到极致。

狂欢的玩家,将加密货币期货交易市场推向繁荣。

据币coin的数据显示,目前比特币虚拟合约持仓量超过36万张。与之对应的是,每一小时,都有数千个USDT被爆仓,目前1小时新增的爆仓单达到6220个USDT,24小时新增的爆仓单更是达到1764万USDT。

危险的游戏 

事实上,虽然新的期货、合约产品层出不穷,但由于当前还处于行业早期,问题也频繁出现。

首先是交易系统问题。

“目前市面上很多交易系统的性能,根本无法承受尖峰时刻几千、上万,甚至十万级别用户的瞬间涌入。”一位正进场淘金的交易所创业者老罗告诉31QU,这也是大多数交易所在用户“生死攸关”时,无法登入平台的原因。

“关键时刻,想平仓的时候根本登不上网站。”已经有2年加密货币投资经验的玩家明希表示,由于还处在行业早期,加密货币交易还属于灰色、无监管的状态,“操控市场”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

尤其是交易所,在没有制度束缚的情况下,“平台有没有私下操控数据,根本没法知道,只能依靠平台的一面之词。”

明希曾在爆仓后,在社区群里与交易平台工作人员对峙,质疑为何交易期间App里没有及时同步自己的成交数据,导致自己来不及操作,最终血本无归。

而得到的官方回复,始终是“由于服务器原因,APP同步不及时,但是网站会有全部的交易记录,用户可以登录查看。”纠纷无效沟通了一天,最终不了了之。

事实上,每次加密货币行情迎来剧烈波动,总能听到类似的案例。不是交易所瞬间宕机,就是行情急剧上涨或暴跌,用户来不及操作,无奈遭遇爆仓,只能眼睁睁看着手机收到的爆仓通知,无所适从。

此外,除了交易系统与监管空白问题,加密货币市场上,良莠不齐的期货合约产品也不在少数。比如国内最早的期货交易所796,曾因期货知名,但因“交易规则设置不够完善,技术架构太简单,无法对交易所进行大手术,只能局部修修补补”,导致被人利用规则漏洞操纵市场,最终只能以关停收场。

据了解,包括OKEx、火币、58Coin等在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基本上都发生过暂停交易、调整合约细则的事件。目前来看,完备的期货合约产品、用户公平地交易,或许还是一个奢望。

至于惠轶的爆仓,具体是如何发生的,有人说是因为惠轶晒出自己持仓图,给了对手盘机会,还有人说,是被交易所盯上了,被定向爆破……真实的原因,我们已无法获知。

在当前加密货币期货合约规则还尚未建立之时,梦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必须明白,这其实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血迹斑斑的期货合约 

期货合约的疯狂,不止币圈,金钱的游戏,没有不贪婪的。

2017年9月29日,中国橡胶圈资深投资人付晓军因爆仓而跳楼身亡。

让人感到震撼的,是死者最后这几十天的账户截图,那血腥的数字让人感受到一股透心凉。

据流传出的交割单及跳楼时间可以看出,在9月13号的时候,客户本金还有1.0152亿,截至到9月26日,账户亏损只剩下3210万。在付晓军跳楼身亡的前十天,账面亏损高达1.4亿。

原因就在于在28号当晚,橡胶期货各个品种再次迎来暴跌,截止22:00,最近的品种橡胶1710已经跌超4%。

而这4个点,成了压垮满仓做多付晓军前辈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早的2015年7月24日,中国期货界传奇人物、瑞林嘉驰对冲基金操盘手刘强在北京华贸中心酒店顶楼平台跳楼自杀。

据知情人士透露说,压垮刘强的直接原因是6月15日开始的股票暴跌。当6月中下旬大盘跌破60日均线之后,刘强竟然一反其一贯的投资理念,高位重仓抄底做多股指期货,甚至还配资抄底购入股票,最终爆仓破产。

“太依赖一件事一个人,他一定会成为你最大软肋。”自杀前,刘强博客上写下这句话。

种种案例,不胜枚举。

从股票到币圈,从合约到期货。有了这么多前车之鉴,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无非“利益”二字。

马克思曾说过,如果能获得50%的暴利,资本家可以铤而走险;能获得100%的暴利,资本家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能获得300%的利润,资本家就敢冒被杀头的危险。

只要利益足够大,市场上就不乏以身犯险的“赌徒”。

在一些合约平台上,“高手实盘”是必备的内容。匿名的合约高手们,按照收益率高低排成一列,一周收益率可以达到几百。

而疯狂的币圈玩家们总有一个错觉,认为自己可以像列表中的高手一样,用微小的本金,踩对一次周期,一夜暴富。

惠轶是币圈因期货合约爆仓自杀的第一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文来源: 31QU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相关推荐
币安何一DEX专访观点精编 | 对话首席
2019-06-15 10:05·TokenInsight
打开APP阅读
我交给他600个比特币 结果他上周爆仓自杀了
2019-06-15 09:53·李凯凯
打开APP阅读
王团长日记580篇:市场会不会出现黑天鹅?
2019-06-15 09:52·王团长区块链日记
打开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