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院判决能确认“澳本聪”的身份并找到其巨额财富吗?
核财经
2019-09-19 07:58

《核财经》app 编译 自2018年初以来,被圈内称为澳本聪的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一直是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遗产提起的诉讼的被告。该指控称,2013年克莱曼去世后,赖特非法挪用了两人在比特币开发初期共同开采的100多万比特币(BTC),以及一些相关的知识产权。在最近的一项决议之后,此案似乎得到了解决——尽管许多重要问题仍未得到解答。

2019年8月底,经过数月的诉讼,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官布鲁斯.莱因哈特(Bruce E. Reinhart)做出了有利于克莱曼遗产继承人的裁决,克莱曼遗产代表是戴夫的兄弟艾拉(Ira)。在其裁定中,莱因哈特法官谴责了赖特, 告诫被告从事“故意和恶意的阻塞性行为模式,包括提交不完整或欺骗性的起诉状、提交虚假声明,故意制造虚假文件,在证据听证会上给出偏向性的给证词”

法官并不相信赖特的说法。赖特声称,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和他本人(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之间的合作,导致了比特币的发明。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数字货币已被主要用于资助非法活动后,赖特决定与该项目保持距离。赖特坚持认为,他和克莱曼将他们共同开采的约100万比特币投入了所谓的“郁金香信托”(Tulip Trust),这是一个由两人的密码签名保护的存储单元。

克莱曼去世后, 赖特无法获得这笔资金,但这位自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表示,解开信托所需的密码钥匙将以某种方式由一名保税快递员交给他。对澳本聪的说法不以为然的法官, 用一个文学典故回应道:“显然,死人不会讲故事,但他们或许会发个快递过来。”

赖特和他的律师们宣称要挑战这一法院裁决,尽管他们不得不要求将提交上诉的时间延长两周。与此同时,赖特认为,如果艾拉•克莱曼(Ira Kleiman)最终持有郁金香信托基金的一半股权,他将需要出售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才能支付40%的遗产税,这将不可避免地冲击比特币市场。

然而,市场似乎并没有受到特别的惊吓,在赖特发表声明后的几天里,比特币没有发生重大的价格波动。加密货币研究公司梅萨里(Messari)的首席执行官瑞安•瑟金斯(Ryan Selkis)告诉彭博社,他并不担心赖特把比特币转移给艾拉•克莱曼,因为赖特没有任何可以转移的东西。主持人Max Keiser甚至预测,如果赖特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这笔费用,比特币的价格将会大幅上涨。

9月17日,双方提交了一份联合动议,将所有发现和案件的截止日期再延长30天,以促进“诚信解决方案的讨论”。双方在文件中声称,他们目前正在敲定“所有相关条款”,推迟所有的最后期限——包括审判——将有助于他们达成一项最终的、有约束力的和解协议。

一些加密行业的出版物报道说,法院命令赖特向克利曼的遗产继承人支付超过50亿美元的比特币,事实上,这种说法并非来自法院的判决。的确,莱因哈特的裁决规定,2009年至2013年期间,克莱曼-赖特合伙企业开采的所有比特币——以及他们在同一时期生产的任何与比特币相关的知识产权——都平等地属于赖特和克莱曼的继承人。

然而,法官从未就比特币的分割规模或该裁决适用的具体知识产权做出明确决定。鉴于法院迄今也未能确定这些细节,这种裁决并不令人意外。

“50亿美元”的说法在加密行业获得如此大的吸引力有两个原因。一是最初原告向美国地方法院提出的索赔中提到了“数十万比特币”。2018年,当克莱曼提起诉讼时,涉及诉讼的标的机构郁金香信托基金的价值超过了50亿美元,至今仍保持着50亿美元的估值。而奥本聪赖接受媒体采访的相关说法,更进一步加深了行业印象。 

在采访中,赖特说:“法官命令我把将近50万枚比特币转到艾拉•克莱曼。让我们看看它对市场的影响!尽管非我所愿,那将肯定让市场大跌。他多次提到“50亿”这个数字,甚至抱怨说,新发现的这些家族巨额财富会毁掉孩子们的生活。

诚然,任何此类诉讼都不太可能确立赖特为中本聪的真实身份。法官明确表示:“首先,法庭不需要也不会决定被告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博士是否是比特币网络货币的发明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然而,赖特似乎在利用这个案例来宣传他的“我是中本聪”(I am Satoshi)叙事。

人们普遍认为,在2009年和2010年开采出来、此后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大量比特币属于中本聪。保存在郁金香信托基金(110万比特币)中的数字货币的数量,加上赖特对其出现时间的描述,大致与那个比特币巨鲸地址的半神话故事相符。根据比特币研究人员塞尔吉奥·勒纳(Sergio Lerner)的说法,第一批被开采的比特币中,约有98万枚可以追溯到一个单一的采矿实体,而且它们从未被移动过。

法院成功地将赖特的身份与100多万枚数字硬币的原始宝藏联系起来,这将有效地证明他是比特币的发明者。这也意味着赖特必须向Ira Kleiman支付大约50亿美元,而Ira Kleiman将不得不将获得的比特币的相当大一部分涌入市场,以支付40%的遗产税。

赖特声称暂时无法进入所谓的“中本聪基金”,这是他的借口,这样他就暂时可以不遵守法官的裁定。他为什么仍然没有向世界展示支持他主张的确凿证据?赖特不能永远这样含糊其辞。

看起来这个案子已经有了有效的裁决:赖特将把他们共同挖掘的比特币的一半,给予欠戴夫·克莱曼的遗产继承人。尽管赖特一方已承诺对裁决提起上诉,但似乎任何法官都不可能在没有令人震惊的新证据的情况下推翻这一裁决。区块链律师斯蒂芬•帕利(Stephen Palley)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认为此案已经结束。当你有两名联邦法官说你是个逃避责任的骗子时,你就赢不了。

然而,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出现许多有趣的发展。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赖特能发现多少比特币(如果有的话)。在这一点上,由于被告没有提供任何BTC地址,法院没有掌握关于他资产的太多信息。

随着民事诉讼程序的继续,可能会有更多的民事诉求,赖特和他的律师正在设法争取到一些时间,他们会对法院判决提出上诉,而根据赖特的说法,锁定在郁金香信托基金的资金应该最终会在2020年初到位。

一旦赖特和克莱曼联合开采的比特币被找到,赖特将不得不把其中一半捐给已故商业伙伴的遗产继承人,否则赖特将被判藐视法庭,法庭可能以法定货币对他处以监禁或罚款。民事上的藐视法庭罪实际上可能比刑事上的藐视法庭罪更严重,因为宪法没有赋予民事被告同样的权利。

换句话说,如果莱特不能提供他和克莱曼资金存储的比特币地址,到某个时候,他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打开APP阅读全文
本文来源: 核财经
声明:核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核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核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相关推荐
一文了解加密货币交易所中不同角色的作用
2019-10-20 12:43·Wely
打开APP阅读
G7:稳定币可能更有能力充当支付和价值存储的手段
2019-10-20 11:53·Wely
打开APP阅读
潘多拉魔盒里的Libra 罗生门外的Telegram
2019-10-20 11:46·Wely
打开APP阅读